都奶视频

未分类

头像Written by:

这么说,刚才那辆布加迪跑车是被厉南铖开出去了?

都这个点了,他出去干什么?

顾小念心里虽然疑惑,也没有再问了。

不管厉南铖要去干什么,她都没资格过问的。

婚后彼此都不干涉对方的生活,这是他们一早就约定好的。

……

夜色。

被厉南铖临时约出来的叶瑾琛一脸见鬼的表情,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铖,你再说一遍,你要干什么?”

太阳是要打西边升起了吗?

一向最是排斥女人靠近的厉南铖,居然让他找几个尤物过来。

“你耳朵没毛病,我说什么,你没听清楚?”厉南铖一脸不耐烦的神色,身上的外套早就脱下了,里面穿着的深灰色衬衣解开了几颗纽扣,露出大片诱人的胸肌。

包厢的茶几上,一瓶红酒被喝掉了一半。

端庄秀丽

厉南铖手里捏着酒杯,晃了晃杯中紫红色的液体,仰头便将杯子里的酒一口喝下了。

喝完,服务生立即又往杯子里倒了酒,他眯了眯眼,再次一饮而尽。

看着这架势,叶瑾琛是真的被惊住了。

厉大少爷今天是怎么回事?

一举一动,都很是反常啊!

他惊的张了张嘴,装满探究的眼盯着厉南铖看了好一会儿,啧啧感叹道:“啧,铖,你今天不大对劲啊,你这幅样子很像个为情所困的男人啊。”

换成别人他也没什么好惊讶的,但厉南铖怎么可能会为情所困。

他压根就是个爱无能嘛。

“废话太多。”厉南铖冷冷一眼瞪过去,眼里满满的杀气,“不想死就收起你的好奇心。”

“爷,厉大少爷,别生气,我这就去给您叫最美最辣的妞,你想要多少个都没问题,环肥燕瘦,清纯的,美艳的,可爱的,各种类型的都给少爷您叫几个过来,您看成吗?”

厉南铖破天荒的要开荤了,先别管到底是为了什么,赶紧找个女人来给他泄泄火才是最重要的。

……

叶瑾琛一通电话打完,没过多久,包厢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服务生走过去将房门打开,外面站了五六个姿色和身材都非常出色的女人。

“叶少。”这些女人看起来都好叶瑾琛挺熟的,走入包厢内,便娇娇媚媚的围到了他身边。

还真如叶瑾琛所说,这些女人环肥燕瘦,各种类型应有尽有。

“叶少,这么急急忙忙的把我们叫来干什么呀。”一个长相美艳,穿着性感的卷发女人扭着腰走到叶瑾琛旁边,一屁股坐下,挨得他极近,说话间就朝他抛了个媚眼。

叶瑾琛嬉笑着勾了勾她下巴,对着她涂的红艳艳的唇就亲了一口,满脸痞笑道:“今天可不是本少爷找你们,赶紧过去把咱们的厉大少爷侍候好了。”

“厉少?哪个厉少啊?”女人娇娇的笑一声,听他这么一说,才发现包厢里还坐了一个男人。

转过头一看,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

灯光下,男人的脸俊美的惊人,微敞开的胸口露出性感的肌肉,交叠的双腿修长迷人,从头到脚,都散发出诱人的荷尔蒙气息。

她吃惊的睁大眼。

叶瑾琛说的人,是厉南铖?

可谁不知道厉氏集团总裁是不喜欢女人的,不管是他的秘书,还是助理,都是聘请的男员工。

曾有人不信他真的不喜欢女人,偷偷的溜到他房间里,脱光了衣服勾引他,结果却是被他喊人直接给抬出去了。

其余几个女人也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

混她们这个圈子的,就没有人不认识厉南铖的。

南城最有名的超级富二代,长相身材穿衣品味工作能力都是无人能及的,尤其是那张俊美迷人的脸,看着就想让人睡了他。

只可惜,想睡他的女人很多,至今却还没人能成功的。

“还能有哪个厉少?”

看着这一帮子女人见了厉南铖就个个化身为花痴,眼睛都看直了,叶瑾琛心里有那么点不是滋味。

这群小妖精,当着他的面,就不能表现的矜持一点吗?

一个个眼睛发绿的盯着厉南铖,一副恨不得马上拔光衣服的饥渴样,真是给他丢人!

那小子有什么好的。

不就是长得比他好看那么一点点,再比他钱多一点点吗?

他心里不爽,从鼻子里发出一声不屑的轻哼,阴阳怪气道:“咱们厉少今晚想找人消遣一下,你们谁有本事谁就上,别说本少爷没给你们机会。”

话音刚落下,先前还围着他的女人集体涌向了厉南铖。

一个也没留下!

气得叶瑾琛是咬牙切齿。

好歹他叶二少在南城也是有名的情场高手,怎么到了厉南铖这“爱无能”的无趣男人面前,反倒是对方变成了抢手的香饽饽。

这些女人就只看脸了吗?

肤浅!

另一边,听说厉南铖要找床伴,所有女人都挤到了他身边,打算使出浑身解数把这尊财神爷勾到手。

开玩笑,厉南铖是什么样的身份?

整个南城,最有钱最有颜的钻石单身汉,跟这样的男人即便是不可能有什么结果,睡上一晚也是值得的。

只是……

一个女人刚扭到他旁边坐下,白嫩的手臂还没摸到他胸膛上,就听到一声阴冷到极致的声音低低响起:“滚。”

女人一愣,禁不住就打了个冷颤。

手,不敢再往下,却又不甘心就这么离开。

她将声音调整的更娇,更媚,嗲声嗲气的喊:“厉少,你好像心情不好啊,我陪你喝几杯怎么样?”

“是啊,一醉解千愁,厉少,咱们姐妹几个今晚就陪你喝个够,好不好嘛。”又一个女人上前,作势就要往厉南铖怀里坐。

“啊!”

女人还没坐下去,被厉南铖一把推开了,鞋跟一扭,直接摔到了地上。

她捂着扭到的脚,眼泪汪汪的抬起头,委委屈屈的喊了一声:“厉少。”

厉南铖蓦然起身。

他浑身都散发出极冷的气息,周围的空气仿佛都被冻住了,那些试图靠近他的女人全都被吓得不敢再接近他了。

“铖,你这是?”叶瑾琛皱眉,搞不懂他什么意思。都奶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