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投放,现在是中午一点半,郑逸尘还有足够的准备时间,这之前郑逸尘立即倒腾出来了一些小零件,当着几名魔女的面开始制作出来一些新的小东西,郑逸尘在生命魔技的层面和安妮对比起来是小学生,魔法层面的话和依琳对比起来是大班生,至于别的……依琳和萝丽丝她们不走魔法或者是生命魔技的路线。

没得比,所以郑逸尘能保证的就是……自己在炼金学和工程学方面和魔女对比起来就像是大学生和初中……不,高中生的区别吧,反正是领先了,况且炼金学和工程学以及魔药学之类的相关知识,在郑逸尘这里已经不限于一个体系一个体系的学习了。

曾经提出来过的魔导科技,已经逐步的在他的手里实现出来了,这不是任何一个副职就能表现出来的,不把复数的副职知识给糅合起来,想要做到这一步很难!讲道理,很多副职都不需要那么细分的。

毕竟每一个副职的产物或多或少的都会需要另一个副职业才能弄出来的产物。

“所以你就一边得意着,一边做出来了这种东西吗?”伊芙趴在郑逸尘的实验桌上面,一直手托着下巴看着郑逸尘弄出来的东西,他的实验桌太大了,大的她在上面乱滚都没问题,只要避免一不小心滚进了某个装着不明溶液的容器里就好了。

或许人没事,但是身上的衣服肯定不会被溶解掉,她不想在郑逸尘面前表现的像是一条被养在罐子里美人鱼风格。

“很精密吧?”郑逸尘轻轻的晃着手里的一个透明容器说道,里面装得是一种银白色的液体,这东西在两分钟之前还是一个魔方一样的模块,生命魔技和炼金学以及工程学结合命名的魔导技术行程的产物。

“如果还是魔方的样子我同意你说的话,现在这一瓶子液体,你当我是安妮姐吗?”伊芙摆了摆手,她看又不会生命魔技,最多就是对如和更好的切断个体生命力有造诣,那不代表她对生命魔技的造物会有很大的了解,能看出来的就是这玩意本身应该是炼金产物,却被郑逸尘莫名其妙的仗着自己的能力特性瞎折腾了一下,变成了如此诡异的东西。

安妮对她说过的,郑逸尘能力除了表象上的抓取外,实际上还有更深的秘密,具体如何?伊芙没问,问多了要被长辈教育。

“真没眼光,这东西姑且就称之为……系统一号吧。”郑逸尘瞥了伊芙一眼,说起系统这种东西,不是电脑系统,而是指的各大穿越者或多或少都有的金手指,他没有什么金手指,为此在以前还抱怨过呢,不过那个时候人太小白了一些,对力量一无所知,才会产生那种无知的抱怨。

现在嘛,郑逸尘拥有的独特能力,就是那个外在表现是抓起能量攻击的能力就是一个相当大的金手指了,可以说他诸多的研究知识能够有现在的造诣,都是这份能力带来的。

不仅仅是在研究方面,甚至在学习魔法方面只要他足够投入外加这一份能力的辅助,他也能有足够的造诣,只是郑逸尘没有偏向于学习魔法,毕竟精力摆在那里的,魔法什么的以后再说啦,他有的也是时间。

纯美靓丽小妞

言归正传,金手指这种东西……最普遍的就是系统了吧,这东西同样是在没有力量的时候感觉各种神奇,可现在郑逸尘就手搓出来了这么一个东西!虽然是很原始的,不具有所谓的穿越空间啦,干涉现实之类的作用,但它的的确确是一个‘系统’!

高级灵魂材料作为智能核心,生命魔技将其塑造成为这种液体形态,这种形态的基础还是当初巧合制作魔眼的后续研究产物,当初积累的知识太少,郑逸尘不能改变或者是额外研究出来,可那玩意出现也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回顾一下曾经,他都觉得那个时候错过了太多收集重要数据的机会。

好在那个时候将能记录下来的都给记录了下来,不至于彻底错过相关的研究基础。

别的不说,就手里这个东西,放在没有什么特殊力量的都市中,就是最大的金手指!

“那你说说它有什么用处?”

“哼哼,离线状态下,他就相当于一个小型的合成器,能够对物体进行见到的塑造组合,同时也能够收集足够的材料,让使用者手搓一些中低级魔药,协助使用者打造一些魔兵等等,还会对外界信息做记录,加以储存进行更灵活的使用。”

“连线的时候,他就能够作为一个特别的定位器……”

“……”伊芙的小嘴越张越大,郑逸尘说的这些东西基本上都有一个基础,低级的前缀,但是这不代表他手里拿着的东西就是个废物,比如说魔药吧,能制作出来低级魔药的就不是什么魔药师学徒了。

魔药师学徒一般只能制作药剂,而不是魔药的,能够正式做出来魔药才算开始摆脱这样的身份,稳定的制作出来某一种魔药,才算是真正的魔药师,可多了这玩意后就能成为魔药师了?

即使是水货!但是水货能学习啊!更别说什么物体的塑造组合了,说的高大上,实际上就是炼金魔法的基础,不能使用炼金魔法对材料处理塑型,那就是学徒,还有打造魔兵之类的。

多了这个等于说是自动拥有了面化的副职等级……虽然都是低级的,当然这些肯定有消耗的,消耗没关系啊,既然这个产物和生命魔技有关系,消耗生命力转化魔力就行了。

那东西抽取一些,只要不抽取过线,就不会影响到寿命的,吃好睡好就能弥补回来。

“当然那些功能肯定不会直接解锁的,需要做一些事情才行,太容易得到的肯定不会珍惜,连线状态下,我还能够通过这东西将一些实体的道具作为某种奖励用随身空间传送过去。”郑逸尘看着伊芙愣愕的样子,嘴角微微的上扬了一些,别的知识她可能比不上伊芙,但是系统流的设计知识他能按着面前的年轻魔女摩擦。

“虽说是系统,不过也算是另类的学习机了,小霸王学习系统这个名字你觉得怎么样?”

“……啊?名字什么的就算了吧,你看我们之间的关系也不错,给我做一个更好的玩玩怎么样?为了对的上我的魔女身份,副职的话,高级层次的做不到中级的也行。”伊芙回过神来说道,她没有觉得这东西有什么用处,只是觉得这玩意挺好玩的感觉!

“行啊,给我五万金币这就是你的。”郑逸尘说道,别看这东西实际上就像是科幻中的未来植入芯片一样,在这个世界里这玩意还真就值这个价格,不……甚至十万金币都值的!

材料什么的占据价格比例不算高,关键是技术啊以及这里面储存的各类型数据,没有那些数据这东西也不可能更能够影响到宿主在没有任何基础的前提下制作低级魔药,打造低级魔兵甚至是直接用炼金术现场手搓魔兵!

就这一份特殊性就能让它值十万金币!之外它的作用还不仅仅是体现在副职业上面,什么视力强化之类的都有,毕竟这东西现在已经是一滩液态的生命炼金产物了,在有稳固的形态时,郑逸尘赋予的一些涉及到身体影响的功能没有发挥的余地,而这种形态就不一样了。

他说白了就是一种人造的魔改‘器官’,说是纳米机器细胞也行,生命魔技将这东西能够作用到那个微观的层面,安妮都能随意的塑造生命形态,这种层面怎么会不能被生命魔技影响到。

“我没钱!”伊芙很光棍的说道,说特别的宝贵的材料她有,钱这种东西她还真没有多少,作为最年轻的魔女,她的积累挺弱的,郑逸尘一下子开口要五万金币……她连五分之一都拿不出来!

“贫穷的魔女。”郑逸尘轻哼了一声,收起了手里的东西“下一次的我的技术增加了,可就不是这个价格了。”

这东西郑逸尘不会直接给予魔熊的,毕竟这效果虽然很面,放在都市流的话也不会有人觉得不对,只觉得很神奇,自己是主角什么什么的,在这个有着魔法的世界里,这种情况就不好使了。

甚至郑逸尘从虚幻世界里的隐藏区抽取出来一个虚假的异域之魂投放在现实,对方前期的时候因为各种知识不足,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等到了今后知识积累的足够多了,能够了解到更深层次的东西,还能不怀疑自己身上这个‘系统’的来历吗?

还不能想到那只能说自我催眠的力度太强了,接触到的越多越是能更早的发现这个所谓的系统仅仅只是一个独特的魔法道具,除非这个东西拥有的特殊效果远远的超出了这个世界的力量层次。

比如说能够穿越世界什么什么的,这个时候使用者的力量达到了能够亲自穿越世界后,或许才会对这样的‘系统’来源产生深入的探究,觉得神奇特殊,那纯粹是接触的力量的层面不够!

别的不说,就现在的郑逸尘那种寻常的‘系统’落在他身上,不是能够穿越世界的,他得到了也是各种研究,而不是去听之任之,觉得很不错的使用,毕竟没有那么个层次,他都能够亲手实现出来……说要这样的‘系统’作甚?还不如研究透彻了,自己弄出来一个更好用的辅助电脑或者是‘塔灵’呢。

被安妮当做实验体的魔熊很聪明,所以这个系统不能直接塞到魔熊的脑子里,要找个机会,让它主动的获得这个东西,即使之后随着它的知识和经历增加,意识到了这个是一个极为有技术含量的高级魔法道具,也不会联想到太多的事情。

既然当幕后者啦,那就做的彻底一点,别一开始就给自己整出来额外的漏洞。

“不过……这头魔熊现在真的是什么都不懂?”郑逸尘手搓好了系统,调试了几次之后,确定没有毛病,这东西形态都改变了,受到了生命魔技的影响,纵然不算是生命体,也不算是正当八经的金属材料,原有的功能都已经融入到了这种液态中,这个说白了算是伴生物。

不会成为真正的生物也不具有生命形态,只能和有生命的物体伴生发挥作用。

“它的记忆截止在上一次吃饱睡觉前。”安妮看了一眼做完准备,因为没事又凑过来的郑逸尘后继续说道“醒过来也只会迷茫自己睡觉的地方为什么不一样了,更不会察觉到时间过了很久。”

“这可真无知,晚上了,具体什么时候投放?”郑逸尘忍不住说道,在绝对的力量下,明明被研究了很久,却对身上发生的事情还有对时间的流逝都处于一个无知的状态。

“你准备好了就可以了。”安妮摆了摆手“找个地方把它送出去就行了,你权安排这件事,我相信你这点小事能做好。”

“这在你的嘴里就是小事了啊?”郑逸尘轻啧了一声,抓起了这个小游泳池一样的培养槽离开了这里,这东西也是保证魔熊身体状态稳固的东西。

内部的液体都是一种被补充的消耗品,他拿走了这东西后,里面的液体少了补充就开始迅速的下降起来……天知道这种液体以什么形式被魔熊给吸收了,好吧……这液体并非是正常的水而是一种水元素力量,经过生命力量处理后的水元素力量。

只要身体能够承担得起,别说是这么一缸了,再来两缸这个魔熊也能承担的住!

在这个大型培养槽内的液体消耗殆尽之前,郑逸尘找了地方将它给投放了出去,使用的身体当然不是本体了,本体太大了,跑出去就会被人关注到,他用的是曾经使用的猫形态的炼金傀儡做完这件事的。

反正那只猫哥的炼金傀儡郑逸尘用的次数也不少了,感觉上还是不错的。

他挑选的地方也是特意安排好的地方,能够保证这只魔熊可以将他安排的‘序章’给走完,至少走完了这个序章,属于魔熊的故事才能正常的进行下去,这事郑逸尘很重视,毕竟涉及到了他能否快速拿到变形术呢,怎么能不重视一点?

当然如果这个魔熊真的扶不起来,那……换主角呗。

总之,序章内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魔熊必须得到他留下的系统,并完成伴生融合,这一切都要安排的是这个魔熊凭本事得到的,即使现在魔熊的认知都是空白的,可它的智慧已经足够强大了,缺乏的只是学习,因此哪怕是初期阶段也不能做的太刻意了。

免得它今后回忆起来发觉什么。

看了看四周的环境,郑逸尘点了点头,挥了挥炼金傀儡的猫爪子,几根魔力丝线延伸出去,将那个封存着魔熊的大型培养槽分割成几块丢进了随身空间里面,找了个地方猫了起来,关注着魔熊慢慢的苏醒,同时提防着四周还有什么危险的生物,趁着魔熊苏醒过来之前被干掉……

培养槽的液体除了维持魔熊的生命状态和身体稳固性外,还有就是防止它苏醒过来的,没有了那种液体,凭着这个魔熊也被强化后的身体和力量,它醒过来的时间很快,大概几分钟的时间吧,不过可能是因为它毛发上面残留的液体散发出来的生命力量吸引到了附近的一些生物。

在苏醒的几分钟时间里,就有不速之客到来了,最初的是一些蛇,不是普通的蛇,而是有魔力的魔蛇,黑漆漆的,身上散发着黑暗气息,经过的地方都留下了黑暗力量腐蚀出来的痕迹,这条魔蛇被魔熊身体上散发的生命力量深深的吸引到了,确定魔熊处未苏醒的状态,滴落着黑色液体的牙齿当即咬向了魔熊的脖颈!

要将蕴含着黑暗力量的毒液灌注在魔熊的身体里,腐化它的大脑,可惜魔蛇崩断了牙齿,痛苦的晃着脑袋逃离了这里!

牙齿是它最锋利的武器了,蕴含的黑暗力量更是让它的牙齿有着额外的穿透力,但是依旧被崩断了牙齿,确定过了,这不是能够惹得起的敌人,即便是这这玩意正在睡觉!

霸主生物就算是在睡觉也不是一些低级生物就能阴死的。

魔蛇逃跑了,还有别的不速之客,一匹在夜晚存在感很强的魔狼,暗中观察的郑逸尘捏了捏下巴,这是按照这个区域的生物强弱排队来的吗?最初的魔蛇大概是一小块区域内最强的魔兽了,奈何绷断了牙齿跑了,接下来是这个魔狼,它的领地肯定覆盖了魔蛇的领地,魔蛇也只是生物链的一环,之后估计还会有更强大的来这里。

魔熊本身的气息就能够将这里的领主吸引过来了!

还有就是这只魔狼到来的时间不比魔蛇晚,但狼的狡猾特性让它暗中观察了一段时间,魔蛇的体型就那么大,无论怎么吃都不可能将这个魔熊吃光的,甚至能不能吃到都是一回事。

就算魔蛇将这头熊弄死了,它也能够渔翁得利!

可惜那条蛇直接废了,魔狼也是犹豫了一会才出现,它反复确定过了,这头熊并没有在短时间内苏醒的可能,接近了这头熊,魔狼谨慎的围着它转了两圈,没有对魔熊的脖子之类的地方下手,而是选择了生物很脆弱的地方……菊部。

对它而言别的不重要,能够弄死这头魔熊就行了,魔熊散发出来的气息很强,这样的生物血肉能够成为它升级的经验值,每一块血肉都能够给它带来极大的好处!

奈何两者之前的实力差距太大了,即使选择了生物脆弱的地方,魔狼依旧发现它破不了防!!什么玩意,魔熊它又不是没有遇到过,即使皮糙肉厚的也没有强悍到这种程度吧?

明明是对脆弱的地方下手了,它不敢动用魔力,就怕产生的魔力波动会直接惊醒这头魔熊,三番两次的测试都没有用处后,这条魔狼急的忍不住开始刨地了,它很清楚再过一会,这头魔熊散发出来的气味会引来更强大的魔兽,到时候它就不够看了,折腾了一会后,这头魔狼终于下定了决心。

打算拼一下,就算是掏走一大块血肉也值得了……

风元素在它的爪上面汇聚着,然后猛然一个回首掏……砰!

发狠了的魔狼被一只巨大的爪子拍在了地上,魔狼的体型很大,这一爪子没有将它拍成渣渣,但上半部分被拍成了酱后,显然是活不了了,醒过来的魔熊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四周,另一只爪子挠了挠菊花。

它刚才睡觉的时候就感觉有点痒了,后来感觉到危险,下意识的一爪子糊了过去,恩,拍死了什么吧?又看了一眼按在地上显得有些黏糊糊的爪子,魔熊伸出舌头舔了舔,这种有着魔力的血肉味道很不错,对于魔兽而言有营养!

不过添了两口后它就没有多大的兴趣了,很奇怪的,一般来说睡醒后就会感觉到饿的,看到了脚边正好有食物也会开心才对的,可它这个时候却没有任何开心的感觉,一方面是不饿。

另一方面就是这东西和泥土混合在了一起,看着好脏啊……不想吃了。

还有就是自己这个是在什么地方啊?明明之前不是在这里的,魔熊蹭干净了爪子上的血液后,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自己之前是在什么地方来着?

哪个山洞呢?反正不会是在这个露天的丛林里就是了,所以说自己睡觉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各种问题不断的在魔熊的脑子里徘徊着,让它感觉自己有些头疼,以及一种莫名的想法……自己怎么会想这么多呢?以前不是吃饱了就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