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好森森抱着拍嗝,寒蔺君坐在床的另一边,看了眼在妈妈肩头吧唧嘴还在回味母乳香甜的森森,伸手将他抱走,“给我,去洗脸刷牙。”

林羞应了一声,看着他因为抱儿子而弄皱了一边衬衫,抬手帮他捋了捋,然后才起身跳着往浴室走去。

洗漱好后出来,寒蔺君不在房内,估计是把森森抱出去了,她从衣橱里找出居家服换上,刚理好衣襟,他就走进来了,果然已经不见手上的森森。

寒蔺君看了她一眼,反手关上门,一边走过来一边将身上刚才洗了澡后换上的睡衣脱下,露出精壮的胸膛,六块腹肌赫然入眼。

林羞忙撇开脸,问道:“吃过早餐了?”

“嗯,今天吃三明治喝牛奶。”寒蔺君大长腿几步就走到更衣室,手里的睡衣扔进脏衣篮,长手一伸,就将打算逃开的小女人捞了回来,抵在墙边。

一手将她的腰圈住,一手靠在她脸颊旁的墙上,俊脸凑近,勾起唇角,“味道很好,尝尝?”

林羞红着脸,屏住呼吸,身体动都不敢动,被他温热的呼吸撩得睫毛微颤,“……好啊,我出去吃……”

“这里就有,可以就近尝~”男人吻住她的唇瓣,轻轻逗弄着。

林羞瞬间僵住,鼻尖确实闻到了淡淡的奶香,混合着带点咸味的培根,扰乱了她的思考能力,不自觉地就主动放松,任他进占了。

男人圈制着她纤细的身体,恣意亲吻,越来越深……

林羞心跳得很快,同时也感受到了男人的心脏在快速跳动,带着喘息,她乖乖地仰受着,觉得特别安心,双手搁在他腰间,情不自禁地揪住了他还穿在身上的睡裤松紧带上。

单眼皮可爱毛衣女孩

唇上被他坏心一吮,她喘了一下,手中顿时揪紧一拉——睡裤松紧带被她拉开了。

眨眨眼,满脸通红,忙又将手指松开,“啪”一声,松紧带又弹回了他身上。

林羞:“……”

啊啊啊……囧死了!

寒蔺君抵着她唇瓣闷笑出声。

低头审视她红得像是要盛开的花朵儿似的脸,心里柔和得一塌糊涂。

他的老婆怎么会这么可爱!

林羞被笑得愈发窘,一狠心将他推开,“赶紧换衣服吧。”不再理会他,转身朝着梳妆镜跳去。

强自镇定往脸上涂抹着水和乳液,双眼却不由自主地从梳妆镜里看着那边的男人。

寒蔺君噙着笑打开衣橱,搜寻了下,懒懒地问:“对我今天穿什么有建议吗?”

林羞想了想,想到前晚看到权爷穿着一件黑衬衫的帅气样子,其实那会儿就有想过大boss如果也这么穿的话肯定也很有看头,正好他也有黑色款的,便道:“黑色的?”

“黑色?”寒蔺君挑眉,不是没穿过,而是穿得少,修长指尖在众多衣服间滑过,将那件黑色的衬衫取出,没什么异议地穿上了。

林羞抹好了护肤品,寒蔺君也换好了黑衬衫,站在镜子前慢条斯理地整理衣领衣襟,然后是袖扣,下面是一条深蓝色西裤,俊美清俊的脸庞溢出一股雅痞矜贵来,不一样的风格,一样令她心动。

大boss是标准的衣架子,人帅身材好,穿什么都好看~

寒蔺君转过身来弄最后一颗袖扣,一抬眸就看到了正盯着他看的林羞,唇角弯起,“又这么看我,是想让我出不了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