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中遥看这个李成昆根本不把他和刘天明放在眼里,就算是他们把江海总装备部的介绍信拿了出来,可李成昆依然是不答应,让赵中遥留在这个学校学习。他也就知道,现在自己必要要想办法对这个李成昆了。看来,他是一个爱斤斤计较的家伙。

李成昆现在听了赵中遥的话,他还是有些不服气。于是就又冲着赵中遥吼道“好呀!我倒想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

赵中遥只是回头瞪了李成昆一眼,就没有再跟他争吵了。只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李成昆的办公室。

李成昆盯着赵中遥的背影看了一眼,嘴角抽动一下,从牙缝里面挤出一句话“敢跟老子做对,你们都没有好下场。”

赵中遥气愤的离开了李成昆的办公室。刘天明刚才虽然没有说什么。可一看李成昆对他们的态度,他当然也很生气了。

赵中遥从李成昆的办公室走了出来,直接就下楼了。刘天明也只好是跟着赵中遥走到了楼下。

“中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要是把李成昆得罪了,那你还怎么到这一个‘竹海航空学院’学习呀!要不,我们换一个学校吧!其实,这个竹海市也不只有这一所航空学院。”

刘天明就想,他们根本没有必要只是盯着这一所‘竹海航空学院’。还应该到别的学校去看看。

赵中遥听了刘天明的话,他笑了一下说道“哈哈,怎么了,刘主任你是怕了这个李成昆了吗!”

刘天明听了赵中遥的话,就也笑了一下说道“哈哈,中遥,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会怕这个李成昆,只是我们现在要想在这个学校学习,就必须要通过人家李成昆,你不通过人家,又怎么在这个学校学习。”

赵中遥听了刘天明的话,就笑了一下说道“哈哈,你放心吧!我自有办法对付这个李成昆。”

“你有什么办法?”刘天明还十分不解地看着赵中遥问道。“好了,我们先回到酒店吧!回去后,我再告诉你,我下一步要怎么做。”赵中遥又这样说道。

最爱汉堡娇俏女孩纯纯迷人

“那好,我们一块回去吧!回头,我们再想办法。我们一定要好好收拾一个这个李成昆,看他到底有多厉害。”刘天明也感觉,这个李成昆实在是太不象话了,这样的人,就应该收拾他一下。

两人这就一起,又回到了酒店里面。

到了酒店的房间之中。刘天明就又有些担心地看着赵中遥说道“中遥,你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对付李成昆。”

赵中遥坐在沙发上,他又笑了一下说道“哈哈,刘主任,你怎么就忘了,我们在这个竹海市,还认识一个贵人呢!现在是不是可以请这位贵人出山了。”

一听赵中遥这么说,刘天明十分不解。毕竟,他不大明白赵中遥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中遥,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什么时候认识竹海市的什么贵人了。”刘天明说着,也坐到了赵中遥旁边的沙发上。

“刘主任,你都忘了,我们刚刚在这里参加航展的时候,我们不是认识了一个姓金的贵人吗!”赵中遥看刘天明不知道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于是,就又提醒了刘天明一句。

刘天明一听赵中遥说到一个姓金的贵人,他一下子就想起来了“哦,你是那个金副市长呀!没错,人家金副市长,肯定能够管着李成昆呢!”

“是呀!要是我们现在去找那个金副市长,那我们是不是可以把李成昆给搬倒呀!”赵中遥又这样说道。

“中遥,你说的是很有道理,只是我感觉,人家金副市长的工作也肯定很忙,我们现在因为这点事情去打扰人家。人家会不会不高兴。”刘天明还在想,这点小事情,似乎是不应该去打扰人家金副市长。

赵中遥听了刘天明的话,就又说道“刘主任,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我们要是不去打扰金副市长,那又怎么搬倒李成昆。”

“是这样,我看我们不如先去找一下竹海市的教育局长。这教育局长,应该可以管着李成昆了吧!要是我们现在找到那个教育局长,把我们遇到的事情,给他反映一下,你说他是不是会帮助我们。”刘天明还不想去打扰人家金副市长,就想找到竹海市的教育局长,应该差不多可以把这事办了。

赵中遥听了刘天明的话,就冷笑一声说道“呵呵,刘主任,只怕这个教育局长会和李成昆穿一条裤子呢!”

赵中遥感觉,这个李成昆一定是因为和上面有什么关系,才会变得这么霸道呢!现在去找这个教育局长,他还说不定,不敢管李成昆呢!

“中遥,什么事情,都应该先去做了才知道结果吗!我们还没有做,你就这样说的话,那我们只能去找金副市长了。我看,我们现在做这事,也应该是按照规矩来办事。我们要告状,也得一级一级来。不能越级告状吗!”

刘天明也算是一个身在仕途之中的人,他感觉,还是应该按照仕途中的规矩办事,就算是要找领导办事,也应该是一级一级来。这一级不给办的话,再到上一级那里去。

“刘主任,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就按照你说的,一级一级来吧!要不然,我们直接去找人家金副市长。人家说我们不应该越级找他办事,不就不好意思了。”

赵中遥虽然感觉现在去找教育局长,怕是也没有什么用。可他感觉,刘天明说的有道理,这事还是要一级一级来。不能越级找人办事。要是人家金副市长,指责他们超级办事的话,他们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是呀!中遥,我们最好还是一级一级来做这事,不要直接去麻烦人家金副市长。”刘天明听了赵中遥的话,就又这样附和了一句。

“那好,我们现在就去找教育局长去,看看他会怎么说吧!”赵中遥也知道,这事要马上去做,他们今年的时间是很紧张的。要在一年时间内,研制出一款先进的战机,那也不是说着玩的事情。

“行,我们现在就去找教育局长。”刘天明也这样说道。

就这样,赵中遥和刘天明很快就是又走出酒店。然后打车去了竹海市的教育局了。

到了教育局,他们打听到了局长的办公室。很快就见到了竹海市教育局的局长李海。

双方先都自我介绍了一下。之后,赵中遥就又客气地看着李海说道“李局长,我们是江海市总装备部的。我们有些事情,要找你商量一下。”赵中遥看着李海,就把自己找他的事情说了一下。之后,还把刘长云给他们的介绍信拿给了李海。

李海看了一眼赵中遥给他的介绍信。然后就有些不解地看着赵中遥和刘天明说道“是这事呀!那你们直接去找‘竹海航空学院’的校长不就可以了。怎么直接跑到我这里来了。”

赵中遥还没有告诉李海他们已经去过了‘竹海航空学院’了。只是李成昆不接受他们说的事情,不愿意,赵中遥到他们学校去学习。

现在听了李海的话,赵中遥就又把他和刘天明刚才在‘竹海航空学院’见到了李成昆的事情都说了一下。李海听了之后,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了。

李海听了赵中遥说的这个事情,他是沉思了一下,然后就又说道“赵专家,刘主任,这事你们要等两天,让我来帮你们解决一下。我现在还很忙,马上要开一个会。还不能马上解决你们说的事情。不过,我会很快帮你们解决好的。你们先回去,过两天再过来找我,我会把你们这事解决好的。”

李海说的很是诚恳。好象他对这一件事情,十分的重视一样。也一定会帮赵中遥和刘天明把这事解决好一样。

“好,那就先谢谢李局长了,我们先回去了。过两天,我们再来找你。”赵中遥看人家李海对他们很客气,也满口答应要帮他们办事,他也不能催促人家。只能是答应人家先回去等着了。

就这样,赵中遥和刘天明又从李海那里回到了酒店里面。

一回到酒店的房间之中,刘天明就看着赵中遥说道“中遥,你感觉这个李海怎么样,他会不会真的帮我们办事。”

赵中遥听了刘天明的话,他笑了一下说道“不好说,这人表面上看上去对我们很尊重,可他心里会怎么想,我们就不知道了。我们还是等两天再说吧!要是再等两天,他把我们的事情解决好了,那说明他是一个好领导。可要是他没有把我们的事情解决好,那只能说明,他很有可能和那个李成昆是穿一条裤子的。”

“是呀!这个李海也是姓李。他和李成昆会不会是有些亲戚关系。”刘天明想到这两个人的名字都是姓李,就又这样看着赵中遥说道。

“是有可能。但这也不一定。天下姓李的多了去了,怎么可能都是亲戚。当然,这个李成昆和李海也可能有些亲戚关系。毕竟,都是姓李。想要拉扯一些关系,也是比较容易的。”赵中遥并不赞同刘天明的这个想法。但他也知道,并不能排除还是有这种可能的。

“好了,等过两天,我们就知道这个事情的结果了。”刘天明也知道。不管现在他们怎么想这个李海都是没有用的。只能等到过两天,才会知道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就这样,又过了两天后,赵中遥和刘天明又一起来到了教育局了。他们俩直接来到了李海的办公室里。想要问个明白。就想要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把这一件事情给处理好。

“李局长,我们说的事情,你办的怎么样了。我可以到‘竹海航空学院’去学习吗!”赵中遥直接看着李海就这样说道。

李海听了赵中遥的话,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赵专家,不好意思,我这两天工作比较忙,你的事情,我还没有时间帮你解决呢!不过,你放心,前面的事情,我都忙的差不多了,很快就可以帮你解决这个事情了。你再等两天,我一定会帮你解决好的。”

一听李海这么说,赵中遥和刘天明是相互看了一眼。他们俩现在已经可以给这个李海下一个结论了。这人肯定是和李成昆穿一条裤子的。对于,之前他们说的事情,这个家伙,显然是在开始和他们打太极呢!

“李局长,那真是不好意思,我们这事给你添麻烦了。你就慢慢解决吧!我们也不着急,就当是来这里旅游了。”赵中遥听了李海的话,并没有表现出很生气的样子。怎么说,他们现在是在请人家李海办事,人家也没有说不办,只是说在再过两天。你也不能因为这事和人家生气吧!

“不好意思,我这两天一定会帮你们办好的。”李海看着赵中遥,仍然是一脸诚恳的样子。完不象是在耍人玩呢!

“那好,就这样,我们过两天再过来找你吧!”赵中遥听了李海的话,他也只好是这样说道。

就这样,赵中遥和刘天明只好是又从李海这里,回到了他们住的酒店之中了。

“刘主任,你看怎么办,这个李海看来,和那个李成昆还真是穿一条裤子,他这是故意跟我们玩太极呢!”赵中遥又看着刘天明说道。

“真没有想到,这个李海和李成昆还真是有些亲戚关系呀!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只能是去找那个金副市长了。”刘天明现在就想,这个李海和李成昆一定是有些亲戚关系了,要不然,李海不会这样护着李成昆的。

“是呀!现在看来,我们是只能去找金副市长了。就看这个副市长,怎么帮我们办事了。”赵中遥又这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