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萧拳打脚踢把女人打倒在地,揪着她的头发往外走:“赶紧给我回去拿钱,没钱就去卖,以前不是卖的么?找那些老主顾,给我找钱来。”

女人又哭又喊,可惜旁边却无人来帮忙,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很快,林萧将女人赶出去了,顺手将女人身上的一些手饰项链抢下来当作抵押,跟那三人又借了一万块钱。

一下午的时间,林萧前前后后输了五、六万,真的是到了身无分文的地步,他还不甘心,甚至把自己的房子都抵押出去了。

像林萧这样的人在枯木镇有很多,但如他这般疯狂不计后果的人却没多少,大家记忆中,这种人在最近几天里都死了,死的很惨,右手还被砍下来挂在警局门口。

与林萧玩牌的三人,大概是有些害怕,主动劝他收手,不想跟他玩了。

林萧不依不饶,非要缠着三人跟他玩,谁要是不玩他就跟谁拼命,到了最后,三人生生被林萧吓跑。

也因为这件事,林萧这个从上井镇跑来的赌鬼,一下子出了名。

倾家荡产不说,还要逼老婆去卖肉来偿还他的赌债,林萧这一出戏演的是惊心动魄,又不露任何破绽。

到了晚上,林萧喝的烂醉如泥,跌跌撞撞地走在路上,手里还抓着一瓶白酒,摇摇晃晃随时都有可能跌倒,嘴里骂骂咧咧地叫着,“臭婆娘,等我回去就把卖到夜总汇,让伺候那些臭男人,给老子赚钱回来,嗝……”

没人注意的角落里,阿伟亲自带队,将林萧的身形完全锁定,并且密切注意他四周的情况。

“队长,这个林教官的演技简直神了啊,如果不是知道他的身份,还真以为他是个视赌如命的烂赌鬼呢,我都想上去揍他一顿。”一名警员低声说道。

水样女生妩媚可人

阿伟瞪他一眼,“林教官号称全能战士,他在训练营的时候上台表演话剧,那才是真正的演技,比电视上那些明显大腕演的好多了,也就林教官对娱乐圆没兴趣,要不然他一出道,还有其它演员什么事啊?”

“我去!这么厉害?真看不出来啊。”

“不过他是真演的好,他在赌场里打小珍的时候,我都差点没忍住冲进去一枪干掉他,太气人了。”

“小珍没事吧?”

“一点儿事都没有,身上连块擦破的皮都没,林教官这打人的手法太神奇了。”

众人啧啧称奇,都被林萧出神入化的演技所折服。

“不过,我觉得林教官这出戏未必就能把断手客引出来!如果我们的猜测错误,断手客的动机并非如此,到时该怎么办?”

“我也觉得林教官这个计划成功的机率不大,们想想,断手客那么狡猾,会上当么?”

他们的议论并未阻止林萧继续演下去,他蹲在电线杆旁边大吐特吐,满地的污秽之物,光看一眼都让人作呕。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风衣戴着帽子的男人从远处走来,在林萧身边停顿片刻后便离开了,很快消失在拐角阴影之中。

“咦?”小王愣了下,“队长,刚才那个人很奇怪啊,他好像停在了林教官旁边,又突然匆匆走了。”

“派几个人跟上去看看,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线索。”阿伟马上下令。

小王带着数名警员从车里出去,朝着风衣男消失的方向追去。

没过多久,又有一名装扮一模一样的风衣男出现在林萧不远处,依就是停留几秒后便匆匆离开。

“什么情况?小李带几个人去看看!”阿伟有些懵了,以他多年当特警的敏锐洞察力分析,这两个出现的风衣男一定有问题。

“是!”

不过几分钟,又是一个同样的风衣男出现,朝不同的方向快步离开。

几次三番下来,阿伟已经把所有人手派出去了。

就在阿伟疑惑之时,一个形迹更可疑的人终于出现,他手里拎着一把刀,紧紧贴在腰间,朝蹲在地上昏昏欲睡的林萧快步走去。

“不好!断手客!”阿伟大吃一惊,立即掏出枪冲了出去,同时大叫,“不许动!举起手来。”

持刀男子被吓了一大跳,手中的刀当啷一声就掉了,二话不说扭头就跑。

阿伟看了眼林萧,急道:“林教官小心点,我去追断手客!”

林萧微微抬头,浑浊的眼神瞬间有了一丝的清明,随后又不动声色地垂了下去。

“站住!”阿伟通过对讲机跟其它小队联系,让他们快点支援,这边找到了断手客的踪迹。

静静靠在电线杆旁边的林萧,好像死了一样一动不动,又似是因为醉酒而坠入梦乡。

蹬蹬蹬——

连一分钟都没到,一个装扮普普通通

,像是无辜路人的中年男子,慢慢走到林萧身边,就那么盯着他,忽然问道:“为什么要赌博?”

林萧缓缓抬头,惺忪的睡眼硬撑着张开,含糊不清地说道,“关,关屁事?”

“为什么打女人?”

“,他妈谁啊?”

“为什么有好好的生活不去珍惜而非要搞到家破人亡?”中年男子蹲到林萧身边,捏住他的喉咙,冷笑道,“我刚才问的话,是不是希望听到的?”

“嗯?”林萧怔了怔,“什么意思?”

中年男子淡淡道:“的演技的确不错,可惜的是那帮警员全是废物,他们无形中的队伍调动让我确定,只是诱饵。”

“竟然看穿了?”林萧有些意外。

“呵呵,既然是诱饵就要有牺牲的觉悟,特警都被我调虎离山,想反抗根本没机会的。”

“就是断手客?”林萧目光一闪。

“这名字真是难听的要命,官方那帮人就连起个外号都如此随意,没有一点儿文化底蕴,让人讨厌!”断手客笑了起来,笑声很阴森,让人毛骨悚然。

林萧忍不住问道:“既然看出这一切都是局,怎么还敢钻进来,就这么自信不会被抓?”

“抓我?”断手客冷笑连连,“难道就凭这个诱饵就能抓我吗?特警的主力都被我调走,没有十几分钟根本回不来,别痴心妄想有人救了。”

林萧面露古怪之色:“真的不怕我这个‘诱饵’,亲手抓?”

“就凭?”断手客果然被激了一下后变的狂妄起来,“假如被这个‘诱饵’抓到,我就吃下去一副麻将牌。”

林萧无奈地摇头道:“好吧,我很期待吃麻将牌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