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已经是傍晚。

车子刚挺好,正在院子里玩耍的平安与喜乐已经扑上来,各自抱着云薇暖的大腿。

“妈妈,我今天好想你你呢。”

平安仰着脸,粉团子似的,笑眯眯看着云薇暖。

一旁的喜乐不客气拆姐姐老底。

“妈妈,今天平安在幼儿园又打架了,她是怕你生气,这才讨好你。”

被拆穿的平安一跺脚,转身看着喜乐。

“你讨厌!爸爸不是都说了吗?要替我保密的,你为什么还要告诉妈妈?”

喜乐撇撇嘴说道:“可是你以为我不说,妈妈就不知道吗?哼,就像上次一样,你犯了错,以为骗过了妈妈,其实妈妈早就知道了。”

“可是爸爸都答应不告诉妈妈了,你为什么还要说?哼,你这个告状鬼!”

平安依然跺脚,皱着一张小脸蛋满是不悦。

喜乐也不怵,也双手叉腰说道:“可是妈妈说过,说谎是不对的,你这个生气鬼!”

元气清纯少女活力满满露腹肌

“可是爸爸和妈妈都说谎了,上次我问妈妈,说为什么要和爸爸分开住,我她是爸爸太忙,但其实,他们已经离婚了!”

平安双手抱在胸前,大声说道,言语间都是对大人的谴责。

大人怎么能如此双标呢?一边说不能说谎,一边却又自己说谎,而且还这么理直气壮。

好气哦!

听到这话,云薇暖的脸色变了变,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变。

这……

离婚这件事,他们都一直很避讳,甚至都没当着俩孩子的面提起过,但平安怎么就知道了呢?

“平安,谁告诉你爸爸和妈妈离婚的?”

卢小昭上前,抱着平安请问问道。

平安嘟着嘴巴说道:“那天在幼儿园,有个小朋友哭,说她的爸爸妈妈离婚了,于是,我就问小叔叔,什么是离婚。”

听到提及了厉江寒,卢小昭的嘴角抽了抽。

“那他是怎么回答你的?”

平安挠着头说道:“起初小叔叔说,离婚就是没有没有什么法律什么的关系了,但我又不懂嘛,我还是孩子,我就继续问。”

“然后呢?他怎么给你解释的?”卢小昭已经悄然攥紧了拳头。

“然后小叔叔就说,离婚就是像我爸爸和妈妈这样,不住在一起了,各回各家住了,这就叫离婚。”

说到这里,平安看着云薇暖。

“妈妈,你是和爸爸离婚了吗?你为什么要抛弃爸爸?”

云薇暖:“……”

你这熊孩子,谁给你说是我抛弃你爸的?

“平安,大人的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而且,也不是妈妈抛弃爸爸的,是……”

平安又一跺脚,说道:“爸爸都说了,是你不要他的,是你不肯回家的,他还让我好好劝你,让你回家和他一起住。”

听到这话,云薇暖的嘴角也是一抽抽。

卢小昭捂脸,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自己这俩儿子,怎么就没有一个省心的呢?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那你告诉妈妈,爸爸还给你说了什么?”

云薇暖笑眯眯,她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看着女儿问道。

单纯如平安,哪里知道亲妈的眼神里藏着刀,当即就将亲爹的话原原本本重复了一遍。

“爸爸说,妈妈生他的气了,是因为他不听话,但是他已经反省了,已经认错了,你还不肯原谅他,还大着肚子跑回娘家了。”

顿了顿,平安皱着眉头说道:“我爸爸说不能有什么事都找妈妈,他说我不能总找妈妈,你也不能总找你妈妈,这样是不对的。”

云薇暖依然笑,笑得越发温和了。

“是吗?那不找妈妈怎么办呢?”

平安皱巴着小脸蛋,说道:“妈妈说,有事情要自己解决,他说让我劝劝你,先和他……和他什么来着?复什么?复婚,对,就是复婚!”

顿了顿,平安秉持着不懂就问的好习惯,问道:“妈妈,什么是复婚?”

“复婚啊……”

云薇暖眯起了眼睛,拳头已经攥紧了。

“这是大人的事情,平安你也不懂,妈妈和妈妈的事情,我们自己会解决好的。”

一旁,喜乐用小大人似的担忧眼神看着妈妈。

“妈妈,是不是爸爸欺负你了?如果真是他欺负你了,你就不要复婚,复婚就是再次结婚的意思吗?”

喜乐也是皱巴着一张脸,毕竟大人的事情太复杂了。

“爸爸做错了事情,被惩罚是应该的,我觉得,妈妈这么做,肯定有你的道理,所以妈妈,我支持你。”

听到这话,平安睁大了眼睛。

“喜乐你疯了吗?你怎么能让爸爸被惩罚呢?小叔叔可说了,如果爸爸和妈妈不能复婚,我们就要多后爸和后妈了!”

说到这里,平安忧心忡忡。

“这几天我一直都很担心,你说我们的后妈是谁呢?那么多人都喜欢爸爸,她们肯定想做我们的后妈,但她们都没妈妈漂亮呢!”

“后爸的人选我都想过了,肯定是平川叔叔,其实我还挺喜欢他的。”

……

刚好进门的厉啸寒听到这话,脚下一个趔趄,险些栽倒在地。

所以女儿,你是专业坑爹的吗?

你竟然还想过这么长远的问题,竟然还想过后爹的人选?而是还是沈平川这王八蛋?

还有,你为什么喜欢他?你不是说你最喜欢的人是爸爸吗?呵,女人!

云薇暖也看到了厉啸寒。

她依然坐在秋千上,双臂抱胸,冷笑看着这个男人。

“爸爸,你来了!”

平安单纯,压根不知道自己的亲爹在内心如何咆哮,她笑眯眯上前,笑眯眯扑进了厉啸寒的怀中。

刚才还一肚子怒气的沈平川,当触及女儿娇嫩的脸蛋时,当将女儿抱入怀中时,他心里那点不悦荡然无存。

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厉中霆,你去,帮忙抱着平安。”

卢小昭面无表情吩咐自己的丈夫。

“妈,不用我爸帮忙,我虽然上了一天班,但是我不累,抱女儿这种事哪里能累呢?”

但是厉中霆还是上前,接过了宝贝孙女,然后抱得远远的。

“不是怕你累,是怕一会儿你妈揍你时,伤到我宝贝孙女,嗯,你想多了。”

厉中霆一边远离厉啸寒,一边说道,语气凉得很。

听到这话,厉啸寒心里一凉。

还没反应过来,只见亲妈已经拎着鸡毛掸子杀过来。

“长本事了是吧?都敢利用我孙女来给你当说客了,是吧?”

卢小昭一边吼,一边拎着鸡毛掸子往厉啸寒身上抽。

“来,你再把你教给平安的话给我重复一边,让我听听,你这个当爹的多有本事。”

厉啸寒眼疾手快躲开,直奔丈母娘贾嫱身后。

“哎呀,小昭,这有话好好说,孩子们都在呢,你这么做不太好,放下,你把鸡毛掸子放下。”

虽然离了婚,但好歹还是自己的女婿,贾嫱忙拦住愤怒的卢小昭,一个劲儿替厉啸寒说话。

“其实啸寒也没做什么不是?他这么做,还是不是想和暖暖和好?他的心情,我也能理解。”

听到这话,卢小昭更是握紧了鸡毛掸子。

“今天谁替那王八蛋说好话都没用,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自己心里没数吗?要不是他,这事儿至于闹到这种地步吗?”

厉啸寒也不要面子,就那么怂了吧唧躲在丈母娘身后。

“是是是,是都怪我,但我现在不是已经反悔了吗?我不是已经认错了吗?而且就算你不看在我的面子上,你总得看在暖暖腹中孩子的面子上不是?”

他伸长脖子大声说道:“暖暖现在都怀孕四个月了,生平安与喜乐那会儿,因为我不知道,导致她当时未婚生子,现在呢?我在这里,你还要让她继续受那种委屈吗?”

“所以,我也是被逼无奈的嘛,说让你们都不帮我,我只能,只能找我的小棉袄了。”但谁能料到,这小棉袄还是八面漏风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