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飞羽自以为速度很快,在眨眼间便已通过两次破碎虚空来到十公里外的高空。

然而他怎么也没想到,秦凡的速度根本不比他慢上多少。

关键他根本没看到任何破碎虚空的迹象,所以表明秦凡是飞的便能直接追上他。

“卧槽,真的假的?”

方飞羽目瞪口呆的看向秦凡,而后笑着问道:“兄弟,你这速度也太快了吧?不用破碎虚空都能追上我?”

秦凡不予理会,就这么面无表情的盯着他。

大概是被盯得有些毛了,方飞羽神色古怪的嘿嘿笑道:“我不就拿了你三柄灵剑嘛,当做报酬难道不应该?”

话虽如此,其实连他自己都没什么底气。

实验确实做了,而且也成功了。但三柄灵剑当做报酬也的确有些奢侈了点。

本以为可以直接把三柄灵剑带走,一直等到试炼结束才能见到秦凡等人。

却没想到连五秒钟的时间都不到,自己就被逮了个正着。

“把灵剑还给我。”

可爱姐妹花圣诞搞怪装扮可爱俏皮美照

秦凡只是冷冰冰的回了六个字,而后在着高空和方飞羽对峙。

与此同时,体内不断散发出来的灵压使得方飞羽大吃一惊!

他不敢置信的望向秦凡,而后骇然道:“你……你居然是……合体境的修士?!”

此话一出,坐在外界的各大高层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五大阵营的弟子中,居然出了一名合体境的修士?

要知道千年以来五大阵营就再也没能出现过年轻的合体境修士,而且秦凡所表现出来的速度,更是令所有高层感到惊艳。

不通过破碎虚空就能追上三大帝族的子弟,试问古往今来有几人能够做到?

但这是事实,就见秦凡一字一句的沉声道:“把灵剑还给我。”

要知道方飞羽同样是合体境的修士,只不过面对秦凡的灵压时,竟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两步。

很明显,秦凡的灵压要远胜于他。以至于很难去轻易承受。

现场的气氛突然变得异常紧张,而两名合体境的年轻修士相互对峙,无疑成了外界高层眼中的一大看点。

有明确规定,三大帝族的子弟不能与五大阵营交手。

所以看到方飞羽后退的脚步,只被方家高层当成了是守规矩。而并非是因为真的打不过。

不只有方家高层这么想。姚家高层和五大阵营的二把手也都是这么想的。

只有战家高层嘴角微扬,忍不住喃喃道:“来吧。让老夫见识见识,你到底哪里吸引着战天意主动接近。”

随着时间的推移,方飞羽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快要动弹不得。

惊俱的同时,只能决定把三柄灵剑部还给秦凡并艰难说道:“我已经把剑还你了,我们两不相欠。”

“两不相欠?”

秦凡并未收回灵压,而是步步紧逼至方飞羽面前接着道:“你戏耍我的事情,难道就不算数了?”

“啊?我……我那只是开完个玩笑,而且你不是也看到了我的实验过程?”

在方飞羽看来,能欣赏到他所做的实验就是万分荣幸。

“我是看到了实验过程没错,但你还没教过我。”

“教?”方飞羽再度露出了笑容,只不过这笑容中夹杂着些许嘲讽的意味。

他这实验之所以能成功,除了身为帝族方家高贵的基因以外,更多的是对天地灵气炉火纯青般的操纵水平。

寻常的修士,想要达到炉火纯青根本不可能。甚至许多已经踏入合体圆满的修士也无法做到。

方飞羽承认秦凡的实力很强,但却不相信秦凡能够真的学会。

“想我教你也不是不可以,前提你得有那实力和天赋才行。”

怎料话音刚落,秦凡所释放的灵压变得更加强大。

“那你到底教还是不教?”

面对秦凡的质问,方飞羽连忙摆手道:“别别别,我教还不成吗!”

如果不是他及时选择答应,就凭秦凡刚才释放出来的灵压,足够把他压趴在地上。

身为方家人,又怎么可能真的愿意在五大阵营弟子面前服输?更别说外界还有一堆老头儿在那盯着。

届时被看到了,那得多丢人啊?

秦凡终于收回灵压,一字一句的沉声道:“如果你再敢刷小把戏,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欺人太甚!”

外界方家高层忽然一掌拍向扶手。

他怎么也没想到,五大阵营里居然会有人欺负到自家小辈的头上。

随后又转头盯着战家高层,迟疑了片刻才恢复如初的小声说道:“战兄,你这规矩定的,不合理呀!”

若非三大帝族不能在试炼场地中对五大阵营的弟子动手,就不会发生今日这种事。

所以在方家高层的眼里,这就是仗势欺人的另一种体现。

然而战家高层却突然提醒道:“首先,规矩是我们三大帝族共同答应的。其次,你怎么就知道不是那方飞羽真的害怕秦无悔?”

秦无悔是秦凡参加阵营大比时,更改的姓名。

所以众人压根就不知道秦凡的真实身份。

方家高层闻言,内心忽然被熊熊怒火所占满。

这话的意思还不够明显?战家高层是在侧面嘲讽他方家的年轻弟子实力不济,才会造成这种结果。

面对当下局面,姚家自然是喜闻乐见。

就见姚家高层冷不丁的在旁冷笑道:“战兄说话果真是一如既往的直接,不过我倒是觉得那方飞羽只是在遵守规矩罢了。”

此话一出,方家高层的内心多少有些好受。

至少同为三大帝族的姚家个了他台阶下,不至于当着五大阵营的面太难看。

不过这梁子,算是暗中结下了。

在他看来,战家迟早会为自己的目中无人而付出代价。

至于坐在下面几排的五大阵营高层,一个个噤若寒蝉到根本不敢随意插话。

深怕自己一方会成为方家的出气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