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归,一连在空中转了好几个圈,才堪堪稳住了身形。

叶枫一锤,倒也没砸的他头破血流,毕竟那头盔也不是一件凡品,但就是鼻子被砸的有点歪,头有点蒙,人有点糗。

“大人!!”

你就听下面的人都惊得炸了。

谁也不敢想象,他们心中神一般的天归竟然会被一锤子砸中,而且还是直呼大脸盘子,这家伙谁受得了啊?

天归,立在空中,一头梳理的一丝不苟的长发,乱了。

甚至,他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可怕的愤怒之中,体内的仙能在他四周形成了一道有形的旋风,几乎要撕碎虚空。

“哎哟?生气了?”叶枫却是冷冷笑了:“这才哪儿到哪儿啊,天归,我说过你今儿会付出代价就跑不了,你倒是继续笑个我看看啊!”

嗖!

话音未落,叶枫身形再次闪动,轮着陨地锤就朝天归冲了过来。

“该死!!”

天归愤怒的咆哮,正要动手,就再次听到一声钟鸣。

清纯美眉演绎新版卖火柴小女孩

啊~~

他痛苦的抱住了脑袋。

尽管有那件头盔的保护,也无法完抵挡葬天钟这可怕的神兵仙能。

随后,就看叶枫悬在了天归面前,把大锤抡了足足一圈,才再一次狠狠得砸到了天归头上。

咣。

这家伙,声音倍儿脆,天归像一只布娃娃一般,脑袋歪着,整个人横飞出去,直直砸到了旁边的城墙上面。

我的妈呀。

这一次,所有的仙宫大军都方了。

你说第一次被砸可以说是失误,这接二连三的被砸,那真的就是实力不行了啊。

虽然明眼人都能看出天归是被旁边那绝色女子所牵制才会中招,但这种时候谁也不会跟你讲什么江湖规矩,能抡死你绝不可能跟你客气。

于是,你就看到叶枫拎着锤子就追了上去。

“这一锤,是替堕灵星上因你而死的万千生灵锤的!”

咣。

从上往下的一锤,直接将横飞的天归砸落地上, 倒栽葱一般的扎入了地里。

叶枫直直落地,一锤横扫。

“这一锤!是替被你所欺骗的桃园村的那些笨蛋们锤的!”

天归身上没有防护战甲,一锤直直在砸在了后腰子上,虽不致命,但那酸爽的感觉还是让他飞在半空也忍不住的惨呼起来。

但叶枫早已经继续追上,来到了他的身侧,从下往上,再来一锤,只呼屁股。

“这一锤!是替万法仙院被你坑死的那些学员们锤的!”

噗~~

空中响起了一阵放屁的声音。

天归捂着屁股就再次飞回了天空。

叶枫再追。

“这一锤……”

“够了!!”

天归身的仙能已然快要将他撑到爆炸,猛地在空中扭转身形,对叶枫怒吼。

可叶枫哪管你那个,抡着锤子无惧无畏的继续冲了过来:

“够你大爷!”

噹。

天归想反击,可那边反手就是一记葬天钟,让他的神魂再遭干扰,又是结结实实的一锤被砸中了后脑。

这一回,他斜斜地坠落大地,直落入了古城之中,身躯一脸砸碎了好几间民居,方才埋没在了一堆碎石之中。

叶枫,空中将陨地锤一横,气势威严如神:

“还没说完呢!这一锤,是替千千万被你残害的血族同胞锤的!!”

一时间,天地肃穆,死寂无声。

旁边打架的人都停住了。

谁也没想到,高高在上的天归仙尊,竟然会在叶枫之前被锤得丝毫没有还手的力量。

这剧本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千机,怒血,蛮狂与血影四位,下意识的就扫了一眼战场中的彼此,都从对方的眼神里读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情绪——

今天,他们不会真的要坑在这里吧。

而那些早已经失去了斗志的血天卫战士们,更是已经有人开始后退逃跑,直直向着出口大坑的方向窜去,一刻也不想再停留在可怕的地方。

命道仙宫,从未有一刻像今日这般狼狈不堪过。

……

叶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立在空中。

他握紧了手中的陨地锤,飞快得调息着体内的仙能,毕竟,对抗一位六境仙尊对于目前的他来说还是太勉强了。

没有黑球儿那位干娘的相助,没有手中足以排进前二十的至尊神兵,他绝不能把天归干成这样,但即便如此,他也清楚的知道,对手狼狈是狼狈了点,但还远远没有到落败的地步。

果然。

那城中的碎石堆有了异变。

一块块碎石,好像失去了重量,悬浮在了半空之中,一道身被血芒包裹着的身影,释放出了无尽可怕的威压。

“叶枫!!”

天归身的衣衫尽碎,露着一身刀刻般的肌肉身躯,滚滚血能,撑得皮下的经脉好像虫子般的鼓胀蠕动,一双血红的眼睛,更是没有了之前得阴险狡诈,就像是一头失去了理智的野兽,只想要将眼前的敌人撕成碎片。

“你!该!死!!”

天归每一个字说出,整座地下古城就跟着颤动一下,就连旁边那位实力莫测的绝色美妇,都忍不住惊得微微变色:

“七境……八境……这家伙的实力还在不断飞升!叶枫,你小心!!”

“死!!”

天归远远的拍出一掌,竟是不见血能翻滚,凝华成有形的攻击。

叶枫只觉得自己相隔万米,忽然面前的时空就爆碎开来,一道血色掌印避无可避的就要印在自己的胸膛上面。

千钧一发之际,最救命的还是盘哥的时空结界。

给我减速!!

叶枫被惊出了一身冷汗,这才让那只可怕的血色手掌堪堪擦着自己的胳膊掠过,尽管如此,他的左臂还是瞬间被带走了一大块的血肉,半条胳膊,尽成白骨!

“叶枫!!”

旁边,那美妇惊呼着冲将过来,却听到天归野兽般的嘶吼开来:

“滚!!”

一声如魔。

滚滚音浪,竟然化成了对灵魂体的可怕冲击,不仅将那美妇冲得倒飞向了一旁,更是将现场铁穿山等人尽数震得四散飘零,几乎瞬间就要魂飞魄散。

该死!!

那美妇原本凝化实体,竟是在这可怕的音波中被冲得虚幻透明起来,作为魂体,竟是受了重创。

她面色苍白道:“这家伙施展了何种秘术?竟然生生的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了九境仙尊!!”

九境!

便是仙尊境界至强的巅峰。

仙能结界,覆盖千里,仙术法则,到了极致巅峰的边缘,再进一步,那便是无人可以揣度的乾坤至高境界。

这,或许才是天归真正隐藏下来的至强底牌。

九境仙尊一出,试问这天下还有谁可匹敌?

一嗓子过后。

天归狞笑着看着被他踩在脚下的世界。

“叶枫……嘿嘿……怎样?你现在知道你与本尊的差距了吗?”

叶枫抱着胳膊,冷冷的看着对方,眼神中,依旧没有半分退让。

天归,享受得沉浸在这种无上强大的状态之中:

“我原本以为,你会是能够与我匹敌的对手,但我错了,叶枫,嘿嘿,你看看你刚才那可笑的样子……我们是要成为神的人,怎么还记得住那些死去的蝼蚁……你太让我失望了,哈哈!”

叶枫,目光冰冷,不以为然:“成神?就凭你,可笑!”

“哈哈哈!可笑么?”天归现在如颠似狂:“我会让你知道,今天可笑的人究竟是谁!我会让你知道,我养了血族好几万年,到底带给了我怎样的力量,你看好了!”

他在空中,轻轻的一伸手。

地上,那些原本已经开始溃逃的血天卫们部僵硬楞在了原地。

一道道精血元气从他们体内飞出,直接没入了天归的体内,此人现在竟是只需要一个念头,就可以灭杀数万苍生。

“看到了么!”天归身的血肉在血能的强化下更加膨胀,简直已经没了人形:

“这就是力量!这就是神该有的力量!”

他轻轻的一甩手,就听到轰隆一声,下方半个古城尽数化成了湮粉,却是正好露出藏在一旁广场里的那一万多名武者。

我的妈呀!

那些武者们早已经被这恐怖的战斗吓得匍匐在地,此刻被天归发现,更是失魂落魄得瘫软在了地上。

“哈哈哈!”天归笑了:“没想到,这里还有一些补品,都给我……”

他缓缓抬起右手,就又要施展狠毒神通,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他身后传来了一个冷冷的声音:

“你显摆就显摆,没事拆我主人修的城池干什么?”

嗯?

天归一愣。

他忽然看到剩下半边古城里的一间屋顶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面无表情的中年男子,正瞪着一双死人眼,冷冷的看着他。

“哪里来的蝼蚁,给我死!!”

他手掌伸出,再次催动了那抽干精血的恐怖神通,但这次,抽了半天,啥也没有。

天归心中莫名一惊。

“你,你不是血肉生灵!!”

那中年男子看着天归,眼中哪有丝毫惧色,古板的死人脸上露出一抹金属的光泽。

他缓缓的抬起了右手,忽然,自小臂一下的整只拳头猛地飞射出来,在空中划出了一条恐怖的白光,瞬间砸在了天归脸上。

嘭!

可怜我们的天归大人解封了自己最强的战斗形态,刚刚装逼了不过几分钟,就又一次被打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