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子牙将此间事搞定,当即就招呼宋异人他们出来。

宋异人走到近前,依旧是隐约有些恍惚的感觉,不禁开口。“贤弟,方才雷响,你可曾见些甚么?”

宋异人隐约见到有一些影子在晃动,却也没有瞧着真实,但里面定然发生了诸多的变故,他甚是好奇。

姜子牙不由一笑,当即也没有隐瞒什么,随即将收复那五个妖怪之事道与宋异人听。

宋异人当即骇然,内心起了诸多的波澜。

同时,宋异人对姜子牙刮目相看,他是彻底的被震撼到了。

先前宋异人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丝毫对姜子牙的不屑和瞧不起,但是内心还是有那么一丁点的想法的,毕竟姜子牙实在是弱爆了。

但是这一刻,宋异人对姜子牙肃然起敬。

宋异人先前之所以会对姜子牙生出一丝怜悯,则是姜子牙进城后所经历的事,以及姜子牙提及他在山上的所作所为,让宋异人误以为姜子牙就是个奴仆,不曾有过什么能耐,不曾想今日一见,当即有了绝对的改观。

宋异人突然发现姜子牙不仅仅是有能耐,居然有着如此天人的手段,宋异人发现自己好似捡到宝了。

若是有姜子牙相助,他宋异人的生意或许会越做越大,此乃宋异人内心最大的心思。

当然他的这幅心思并未表现出来,他也知道现在还不是索求什么的时候,待姜子牙发达后,他们宋家庄的影响力自然会水涨船高,自然而然的会被人所传颂,地位也将会被尊崇。

闭月羞花

虽然宋异人的生意做的很大,但他毕竟是生意人,在朝歌城的地位甚低,处处要低人一等,哪怕是费仲府上的一个管家,他都需低三下四的结交,若非时时打点,对方都不见得会理会他,甚至是连正眼都不见得瞧他一下。

但若是姜子牙能够有这般能耐,日后推举他入朝为官,自然或许会有用武之地,到时候他们宋家庄依托姜子牙,自然在朝歌城有一定的地位。

当然宋异人也知道,这些都是后话,现在想这些都为时尚早。

“此乃小技也,不足为奇。仁兄今日可安排人起造上梁,再也不会有事。”

姜子牙将宋异人的神情都瞧在眼里,内心不禁为之一喜,他要的就是这个。

瞧着宋异人的神情,姜子牙两个月来的闷气一扫而空。

“如此,就有劳贤弟了。”

宋异人相信姜子牙的言语,不为别的,刚刚那动静让宋异人吓到了极致。

宋异人现在是完全的相信姜子牙的能耐,也彻底的对姜子牙佩服的五体投地。

宋异人当即安排匠人开始忙碌起来。

宋异人安排完,与姜子牙并肩离开后园,再次感慨的道。“贤弟这等道术,不枉修行一番。”

“兄长过誉了,此乃雕虫小技也,不足挂齿,不足挂齿……”姜子牙倒一副谦虚的说道。

其实他内心却狂喜,总算是抬起头来了。

“对了,贤弟你可会算命?”宋异人说到此处,突然想到什么,当即好奇的问道。

宋异人很清楚,在朝歌城除了官家,那些精通命理的地位也都奇高。

姜子牙既然在山上修道,或许精通一些命理也说不定,念及此随即开口。

“命理最精。”姜子牙闻听宋异人的话语,当即自信满满的道。

其实姜子牙在昆仑山修行四十余载,一些高深的道术并没有学到,且他的境界太低,悟性太差,四十余载也就在最普通的命理上面还算悟到了点东西。

若是在昆仑山上,姜子牙是如何都不敢开口的,生怕被耻笑。

精通命理只不过是他们阐教弟子中最基本的修行法则,是最低等的门槛。

一些即便是普通的杂役,也可以用几年的时间就可以精通,而姜子牙却用了四十载的时间才完全领悟。

若是说出去,姜子牙恐怕也没有脸,但是谁都不知,尤其是在凡人中,他们只会被他的手段所震慑。

但是在宋家庄,凡人的世界,他精通命理,自可有着绝对的自信。

对姜子牙而言,斗法类的还是冒险,若非南极仙翁将那五个妖怪收复镇压,他即便是法力比他们高一些,他也不敢肆无忌惮的去跟他们搏杀的。

姜子牙在这一块是绝对不敢冒险的。

姜子牙根本就不懂什么打斗的法诀,不是他不懂,而是他到现在也没有学明白什么。

姜子牙能在昆仑山上修行四十载,在帝辛看来,或许也是因为元始天尊想用他来做挡箭牌,去推动封神之战,继而夺取封神量劫的气运。

毕竟姜子牙的境界实在是太低了,截教那边即便是知道,那又能如何,他们根本就瞧不起姜子牙,如此以来反倒是可以放松警惕,如此他们阐教才会出其不意,反其制胜。

但是命理方面,又不需要打斗,且在凡人的世界,他那些推演的一些小伎俩还是会有很大的优势的。

至少在姜子牙看来,在宋异人面前显摆显摆还是可以做到的,能够忽悠住场面的。

“贤弟既然会算命,不妨我派人收拾出一间馆子,让贤弟开个命馆如何?”宋异人当即想到什么,忙提议道。

姜子牙当即就笑了,即便是宋异人今日不提及此事,他也会主动开口的。

既然宋异人主动提出来了,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姜子牙对此求之不得。

“如此就有劳仁兄了。”姜子牙忙朝宋异人微微欠身,虽然姜子牙通过此事找回场子,但是姜子牙碍于二人间的面子,对宋异人还是敬重。

宋异人见姜子牙应下,不禁内心大喜,不由忙开口问道。“贤弟。你要多少房子?朝歌南门最热闹,叫后生收拾一间房子,与你去开命馆,不知如何?”

姜子牙闻言当即连连点头。“足矣,足矣……如此就多谢仁兄了。”

“贤弟说哪里话,你我兄弟一场,这些话就莫要多言!”宋异人倒是慷慨。

其实也不是宋异人见到姜子牙有手段才这般的帮他的,其实即便是姜子牙一无是处,宋异人也想方设法帮他的,并非在于姜子牙有没有手段能耐。

阅读网址: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