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

血若冷哼一声,眼神不善的看着石萱。

“还要我说几遍?我已经很有耐心的,你知道的,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至于会有什么后果,你应该比我清楚的多!”

血若的语气中带有阴狠和威胁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