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这一句问话,陈强既是对安若天驱赶自已十三人的一个质问,同时语气中又不乏威胁之意!

没错,面对安若天这样的一个强者,一味的忍让与退却,最终换来的可能并不是安全与尊重,说不定情况会适得其反!

适当的与对方平起平坐,并且隐约透露自已的一些底牌,反而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为此,陈强故意把自已说成了一个活了数千年的老怪物!

果然,这下子,那些愚昧的老百姓顿时不言不语了。

看来,这个邋遢的道士也不是个普通人哪!

而安若天也重新审视起陈强来了。

陈强泰然自若的迎着安若天的目光,甚到就在安若天的精神力扫入他的识海,观察着他的精神力时,也同样不为所动!

他可是早就防着安若天的精神力了。

因此,在到达殇竽星之前,就已经将自已的精神力一部分压缩到了最小程度,一部分完全散步于自已的周身。

只不过,自已的丹田却被陈强隐藏的密不透风,就连达到战帝的安若天,也别想看个明白!

同为混沌血脉的安若天与陈强,要想隐藏自已的修为,别人的确无法看出来,这也是混沌血脉修士的一个极为特别的特征!

随风舞动漂亮美眉图片

陈强的话,让安若天一时无法反驳。

不过,在自已最忠诚的信众面前,他又岂能轻易低头呢?

安若天眯起眼睛,再次开口道,“君半仙,你说的没错,本座同样走过无数位面,的确也没有被人驱赶过。

只要你们在殇竽星上遵纪守法,本座无话可说!

不过如果本座没有猜错的话,阁下的名号是假的吧?

还未请教阁下的真正名号和来历是——”

“哈哈——好说好说!”陈强哈哈大笑起来,“施主真是一双慧眼哪,没错,半仙不过是这些年来别人对贫道的一个敬称而已,时间一长,贫道也就真的信以为真,还以为自已真的是半仙了呢。”

陈强说完,张远等人跟着大笑了起来,而安若天的脸却越来越难看了!

这话分明就是在讽刺他这个创世神的名号嘛!

这个所谓的君半仙,明显是在暗地里骂他不要脸,以为自已真的是创世神!

不过,还没等他发作,陈强接下来的话,却把他吓了一跳!

陈强开了个小玩笑,接着正色打了个稽首,“贫道了尘子,俗家姓君名落尘,因此才被人称为君半仙的,如果施主听不惯可以直呼贫道的法号或者俗家名号,呵呵。”

“君——落尘?!!”

安若天嘴里刚刚念出这三个字,千年不波的脸上,竟然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君落尘?君落羽?

这两个名字实在太相像了!

仔细看向那个道士,眉宇之间与他的师父君落羽越来越相像了!

莫非这两个人之间有什么重要的关系?

是了!

这个君落尘自称活了数千年,与他的师父三千年前出现的时机几乎可以相互印证起来!

在这个殇竽星上,除了安氏兄弟之外,再也没有人知道君落羽这个名号!

因此,这个君落尘此时来到殇竽星上目的绝对不单纯!

最重要的是,他的师父君落羽到底从何而来,一直没有对他和安若虚提起过。

可安若天却从来没有放弃过对他的师父所处的位面的寻找!

其原因就在于,他的师父君落羽虽然仅仅有战君境的修为,但其一身本事与见识,却是他去过的所有位面中从未见过的!

如果能够找到君落羽的故乡,那么,对他早日成就战神之境,将是无比强大的助力!

因此,在陈强报完自已的来历之后,安若天不淡定了!

“君落——不,君半仙,能不能告诉本,告诉我,你的家乡到底是在哪个位面?”

这一刻,安若天第一次没有自称本座,而是称呼变成了我,同时也承认了陈强的君半仙的名号。

这一点,让下方的普通百姓大为惊异。

一方面,他们是惊异于创世神的态度变化,而另一方面,则为那个所谓的君半仙称奇!

很显然,这个叫做君半仙的道士,身份还真不简单哪,要不然,也不会让他们的创世神大人如此失态了!

当然,安若天的变化和态度,陈强一一看在眼里,心中则冷笑不止。

他刻意将自已的名字改成了与君落羽相似的名字,而且在安若虚的记忆里,君落羽的形象极为深刻,陈强也同样对君落羽的长相一清二楚。

因此,想要让自已的眉宇间流露出与君落羽相似的地方,对他来说,太容易了。

只不过,现在完全表露出身份,对他来说还不适合,半遮半掩的效果,可能会更好!

为此,陈强故作惊讶道,“咦?施主对贫道的俗家名号好象很感兴趣嘛,这倒是让贫道想起一件久远的事情来。

贫道虽然说为了追寻大道而踏遍无数位面,不过,追寻大道是一方面,其实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

那就是,贫道曾经有一个俗家的亲哥哥,当年他离开贫道时,修为才战君初期而已。

如今时隔三千多年了,也不知道我那位哥哥的下落到底如何。

这三千多年来,贫道一方面追寻大道,另一方面,其实也在寻找我那个亲哥哥。

直到来到这殇竽星上之后,贫道突然间好象有了心灵感应。

如今见到施主的反应,贫道更加可以肯定,我那哥哥一定来过这里!

说不定,有一天贫道可以在这里与我那哥哥重逢呢!”

安若天闻言心中剧震!

不用问,对方所说的,必定是他的师父君落羽无疑!

“但不知阁下所说的前辈名号是——”

“君落羽!”

陈强说完,定睛看向安若天。

然而,安若天却突然间面色沉静,无波无浪!

早就有了心理准备的安若天,好象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一样,没有任何反应,直到见到陈强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时,安若天这才重新问道,“但不知问下仙乡何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