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4o44-不能说

大师兄:“你想遇到大灾难吗?”

我:“我希望它不要再生了, 不过如果一定要生,那么我希望我能在下一次大灾难中成为保护云霞宗的一股力量, 让尽可能多的东西留存到下一个万年。”

大师兄:“只要你修到化神期,那么即使你死在大灾难生之前, 你也一定参与了为渡过下一次大灾难所进行的准备。”

我:“现在就已经开始准备了吧?”

大师兄:“当然,那么危险的事情,时刻都不能忘记, 如果能让它不生就最好了。”

我:“真的‘不生’比‘生’更好吗?一定是更好吗?”

大师兄:“换个话题, 这一个我不能再说下去了。”

我:“我能把小礼物拼出一个伪灵宝吗?”

大师兄:“伪到什么程度的灵宝?”

我:“仿绣图用来骗人的花瓶灵宝。”

大师兄:“还缺个小人。”

美若天仙 女神清纯写真

我:“宠物秘境里没有精怪,所以小人必须回主世界才有,那么结合起来的礼物是不是便连接了两个世界?”

大师兄:“试试?”

我:“试试。”

周晴幸:“裴林, 你说你一直跟你的大师兄哥哥保持通讯连接,那你们经常聊天吗?会不会找不到话说?会不会弥漫尴尬的气氛?”

我:“不会。我和大师兄不说话地长时间待在一起不会尴尬,而如果我和他愿意,我们能聊一整年不歇嘴。”

我固然是个话唠, 大师兄的口才也极佳,再加上我和他彼此知根知底又利益一致, 没有话题不可聊,最多他单方面隐瞒我, 但他也会给隐瞒找出理由,并向我解释那个理由,于是依然可以接着聊。所以我跟大师兄只有懒得说的,没有说不下去的。

☆、o4o45-撒娇

周晴幸:“你哥哥不会因为你是小孩子而瞒着你某些事吗?”

我:“我被隐瞒的事情很多,也在大多数场合都被当作小孩子, 但基本上,我并不为此难过。”

周晴幸:“我也不是难过,我只是,想为哥哥们做些什么。虽然哥哥们说我活着本身便带给了他们很多快乐,可是,我还是希望自己能有比存在本身更多的价值。”

我:“不用急,指不定哪一天就碰上机会了。在碰上之前,我们可以随意撒娇。”

周晴幸:“撒娇?”

大师兄也问:“撒娇?”

我:“就撒娇了,不可以吗?小孩子向自家大人撒娇有什么问题吗?趁着还被宠爱的时候尽情享受宠爱,不好吗?难道要等到不受宠了、无人可依靠了时才来缅怀自己没有充分利用的童年?”

我:“我觉得,‘依靠’‘依赖心’不是完意义上的贬义词,至少它们说明我们身边有值得信赖的人。如果我们的依赖对这些人而言并不是负担反而是甜蜜,那么,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去回避呢?为了证明自己长大了?可就算当一辈子孩子又如何?”

周晴幸:“怎么判断我们的依赖对大人们来说不是负担而是甜蜜呢?还有,‘甜蜜’这个词有点怪。”

我:“和‘撒娇’一样怪?表现了软弱?”

周晴幸:“我句子的重点在前面。”

我:“判断的依据是感觉。你愿意依赖的人一定是你熟悉的,熟悉的人的一举一动,你判断不出他们的状态吗?他们是疲累、排斥、不高兴、喜悦……应该能感觉到吧?”

周晴幸:“如果他们的伪装能力比我的判断能力更好呢?”

我:“没有无破绽的伪装,尤其朝夕相处的两人,一方不可能将另一方瞒得严严实实。如果你真的觉得你的哥哥们把你当作负担而你又认为你从他们的举动中看不出负担的证据,那么,要么是你想多了,要么是,你其实现了证据,只是不肯承认。”

周晴幸严肃脸:“假如我是下意识不肯承认……我是怕承认后我便不能再依赖了吗?所以,其实我是想依赖的吗?”

☆、o4o46-不要突兀

我:“这个逻辑链没毛病,不过如果你顺着此思路继续想下去,你的哥哥们可能会来找我麻烦,觉得我欺负了你。”

周晴幸:“我没有和哥哥们保持时时刻刻的通讯连接,所以他们不会知道。裴林,如果我去向哥哥们撒娇求一件事情,你能不能测出哥哥们的感情值?包括喜欢、讨厌、不耐烦、忍耐等各方面的数值。”

我:“那是你们的专长,我看看我能不能买到相关检测仪。”

周晴幸:“检测仪容易买,可是要安装在哥哥们身上却得有一个合适的借口。”

我:“借口简单,大师兄,帮我们想一个吧。”

大师兄:“不用找借口,说实话就行了。反正你本来就要买很多东西,买了以后肯定会对着说明书一一试验使用。周家兄弟只不过恰好成了你试验情绪检测类仪器的对象。你和周晴幸唯一需要注意的是,你的试验与周晴幸的试探,时间重叠应该显得自然而不要突兀。”

听着公放的周晴幸:“怎么才能保证自然呢?”

大师兄:“你随意,裴林会配合你。你只需要尽量保证你的自然,同时将可能不自然的部分都交给裴林来做,就可以了。你的哥哥们并不了解裴林,所以裴林的部分突兀行为在他们眼中依然可以理解为正常,这便大大降低了你们穿帮的可能性。”

周晴幸:“但是这样也不能保证一定不穿帮吧?”

大师兄:“没有绝对的事情。但凡想了、做了,便有可能被别人知晓。如果你无法承受被知道的后果,则你最好放弃做,而不要指望运气保佑你不被知道。”

我:“你可以先试试想,如果你的哥哥知道了你想收集他们的情绪数据,会生什么?”

周晴幸:“他们会主动把他们的数据交给我,主动给我设计试验流程,并在我收集数据时,尽可能地让他们自己的情绪偏向高兴。”

☆、o4o47-相信自己的价值

大师兄:“如果你从一开始就假设他们是不高兴的、假设他们只是为了哄你高兴而假装高兴,那么你的数据收集行动其实没有必要进行了,因为即使你收集到的数据显示他们高兴,你也不会接受,你会直接将之定义为欺骗。只有当你看到数据显示他们在你面前心生不满时,你才会有‘果然如此’的感觉,哪怕,其实那不满不是针对你的,你也不会去进一步分析判断。”

大师兄:“你只是想得到一个‘被厌弃’的结论,然后你就可以自怜了。”

周晴幸瞪大了眼:“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当然希望哥哥们没有因为我而产生心理负担。”

大师兄:“但你觉得他们不可能没有负担。”

周晴幸张了张嘴,接不下去话。

大师兄:“我很庆幸,我家裴师弟不会像你这般自苦。他如果怀疑有人视他为负累了,他会直接询问当事人,如果当事人给出否定答案,他就接受,并一如既往地与那人相处,而如果当事人给出肯定答案,他也接受,然后减少或者干脆断了与那人的往来。”

我:“我没因为这类原因而与谁断了往来。”

大师兄:“因为没有人完视你为负累。你也自信自己不会只给别人添麻烦却不能带给那人任何好处。你相信自己的价值。”

我:“至少我这张脸让人一看就赏心悦目,当装饰品还是很够格的嘛。”

周晴幸:“当装饰品算是有价值吗?”

我:“当然算。不信你看看精美装饰品的价格。什么实用价值都没有的摆件,只要它够美,价格便可以无上限地升,光是为了保存它而布置的设备都价格高昂,我好歹还能自我保护呢。”

大师兄:“周晴幸,你的哥哥们费尽心思为你打造了一个舒适的环境,同时他们并不剥夺你的自由,他们任由你与外界接触,让你明白你在这个秘境里属于异类,他们是希望你能在接受现实的基础上依然快乐。”

大师兄:“他们自然可以完切断你与外界的联系,让你无知无觉地纯粹高兴,但欺骗不可能维持一辈子,经历过家庭大变的他们也担心如果有一天他们遭遇意外会护不住你,所以他们既保护你,又让你面对真实。”

大师兄:“你的哥哥们如此煞费苦心,不是为了让你惶惑不安。你只需要接受他们的宠爱,然后尽量让自己优秀并快乐。快乐是他们对你的期望,而优秀是保证你能一直快乐下去的武器。”

大师兄:“什么算优秀?这取决于你自己的定义。有些人希望能掌控他人,有些人希望能不受他人约束;有些人只要衣食无忧,有些人必须揽尽天下珍宝。如果你对自己没有一个具体的预期,那么说优秀与否便是空谈。只有当你知道自己的目标在哪里时,你才能看见你有没有达到你的目标,或者,你距离你的目标还有多远。”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 呼啊! 捉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