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莫是瞧出了阿常的迫不及待,璃七轻轻点头,“你好好休息,明日咱们便出发。”

“好!”

“……”

再说另一边,此时的纳兰司旭早已经回到他们自己的船上。

那是一艘十分普通的船,不会很大,亦不会太小,船上仅有四五个房间与一个大厅一般的船舱,整个船只有一层高,此时此刻,船已经飘到了海面上,离那无名岛很远很远……

船舱之内,纳兰司旭笑盈盈的靠着一张坐椅,一双眸子不停的打量着脚边被绑的死死的两个身影。

“啧啧,可怜的小阳之呀,绑着你的绳子是不是一个月都没松开过了?瞧瞧,衣裳都磨破了,这脏的,这臭的,本来干干净净的帅小伙,若不是认真瞧,我还以为是小乞丐呢。”

纳兰司旭勾了勾唇,“都怪你本事大,人家连片刻都不敢将你松开,我这心里头实在是好奇,若是现在将你松开,你的手脚会不会发麻呀?绑着你的绳子可有割入肉中?那感觉,疼吗?”

阳之死死的瞪着他,没有开口。

倒是一旁的白佳沂怒气冲冲道:“我劝你现在就把我们给放了,否则我师傅来了,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纳兰司旭挑了挑眉,“这话你对好些人都说过吧?特别是那俩绑你们到这里的人,是不是天天都同人家重复的说呢?”

白佳沂别过了头,不想理他。

清甜美女午后休憩

其实这段时间以来,她身上的绳子倒是解过,但每次都会给人下那种软骨散,即使能动她也做不了什么。

为了将她卖个好价钱,她倒是一直都干干净净的,身上的伤早就恢复,也想过要救出阳之,但每时每刻她都被人盯着,根本没机会逃离。

他们太怕阳之了,就算给阳之下了毒,他们还是怕阳之会使出什么奇怪的招,所以从始至终他们都不敢给阳之解绳子,这也导致那紧紧绑着他的绳子差点“割”入了他的肉中。

一路下来,他们俩为了能早日恢复体力,每一顿饭都有认真吃,当初受的内伤也好的差不多了,只剩一些外伤未好,同时也留下了不少伤疤……

原本他们想着,到了地方,他俩被买走或者到了另一群人手上后,一定能够找到机会逃了,却没想到会突然冒出一群人,不仅杀了抓他们的那俩男子,还把他们带到了这艘船上。

现在还落到了纳兰司旭的手上,这可比在那俩兄弟的手上还要可怕啊……

白佳沂与阳之皆是沉着脸不再说话,见如此,纳兰司旭又笑盈盈道:“啧,咱们也是老熟人了,这么长时间不见,不应该有许许多多的话题聊吗?怎么如此安静?”

“哪个老熟人见面,是把人绑着的?”

终于,阳之张开了口。

不过一段时间没见,他的声音便已有了一些少年的感觉。

纳兰司旭扬了扬唇,“你说的对,毕竟也是老熟人了,你这脏兮兮的模样我也实在看不下去,来人,带这位小兄弟下去,给他身都清洗一下,伤处都上些药,再给他拿件干净的衣裳。”

很快便有两名小厮快步走了进来,一左一右的扶起了阳之。

阳之的眸里闪过丝丝不安,“你想玩什么?”

“怎么能这么问呢,这么明显的帮忙,你看不出?”

阳之蹙了蹙眉,没有回话。

待到阳之被“扶”下去后,却是地上的白佳沂有些担心了。

“阳之对你们而言没有任何价值,他与我师傅的关系也一点都不近,你要做什么就冲我来吧,别为难他。”

纳兰司旭勾了勾唇,“有趣,真是有趣,你俩这是相依为命了一路吧?感情变的很深吗?以前从未见你们有什么交集呀,也没见到你们的感情有多好,怎么这会如此担心他呀?”

“你到底想干嘛?”

白佳沂怒不可遏,“我师傅一定一直都在找我们,你若敢伤我们,我师傅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纳兰司旭叹了口气,“唉,这年头做好人难啊,我救了你们,你们怎的还如此态度呢。”

说着,他缓缓起身,“我呢,将你们从两个大坏蛋的手中救了出来,基本上可以说是你们的再生父母了,你们就不考虑考虑,从此归顺我吗?”

“呸!”

白佳沂冲他吐了一口水,道:“要我与我师傅为敌,你不如现在就杀了我!我可是发过誓的,永远永远也不会背叛我师傅,不然我就万箭穿心而死!我连死都不怕,你以为我会怕你?”

纳兰司旭挑了挑眉,“不错,挺有骨气,不过,你当真不怕死吗?”

白佳沂没有理他。

他笑了笑,正要说什么,外头却传来了一声大喊。

“主子,不好了,那个阳之跳海里去了!”

一位小厮惊慌失措的跑了进来,一进来便气喘吁吁道:“咱们的人已经游去追他了,但他水性太好,也不知道能不能抓回来,怎么办?”

听到阳之逃了,白佳沂瞬间松了口气,她的心里一阵欢喜,太好了,阳之安了!

却听一旁的纳兰司旭笑出了声。

“意料之中。”

跪在地上的小厮瑟瑟发抖的,“怎么办?需要多派一些人去追吗?”

“不用,让追去的人都回来吧。”

那小厮猛地一怔,“主子,您说什么呢?就让他逃了吗?”

纳兰司旭扬了扬唇,“他不会逃的,相比抓他回来,我更喜欢让他自己游回来。”

说着,他拍了拍手,两名黑衣人便快速走到了白佳沂的身旁,将她从地上给抓了起来。

白佳沂猛地一慌,“你想干嘛?”

纳兰司旭并未开口,而是快步走了出去,抓着她的两人也将她拖了出去,很快他们就到了船的边缘。

船下,海水波涛汹涌,海风呼呼的吹着,没一会儿便打乱了他们的头发。

海的四周望眼无边,没有方向,没有小岛,也没有其它船只,只有一个小小的身影正不停的往远处游去。

突然一声尖叫划破了天际……

是白佳沂!

只见白佳沂直接被扔到了海中,她的身子还被绑着,刚一落水便溅起了一阵水花。

已然游远的阳之浑身一怔,回头一看,竟瞧见白佳沂正于海面缓缓沉下……

只要再往前游一点,他就能看到无名岛了,他甚至已经瞧见了某个小岛的影子!

可再不回头,白佳沂就没命了!

“纳兰司旭,你丧心病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