眸中带有温情的目光瞥了眼林阳,美智子真是喜欢的不得了,觉得对方不但帅气,而且能耐非凡,对她实在太好了!

林阳面露微笑,主要是不相欠别人的,尤其与东瀛女赌王萍水相逢,就用两亿美元还上之前的人情吧。

毕竟,情义无价!

美智子赢了这一局,却做出了让所有人都很意外的决定,朗声说道:“诸位,实在不好意思,本人身体不适,所以,退出比赛。”

众人哗然,万万没想到,在世界赌坛享有盛誉的天眼魔女,一个向来执拗从不会轻易认输的东瀛女赌王,竟然主动退出了。

对于美智子的举动,林阳很是赞赏,觉得这女人真是绝顶聪明,已经预料到,接下来的赌局更加激烈,毫无胜算,莫不如带着两亿美金退场。

短短的一个多小时,赢了一亿美金,何乐而不为呢!

昂碧丝鄙夷的目光看过去,冷笑道:“怎么,你害怕了?少用不舒服找借口,赌场如战场,你退缩了,就是怂了。”

美智子淡然道:“随你怎么说吧,我此刻退赛,总比待会惨败好的多。你也不用取笑我,有林公子在,你当不成世界赌王,只会输得精光,拭目以待吧。”

昂碧丝挑了下眉毛,不屑地道:“就凭他吗,不过是运气好罢了,才走到这一步,后劲肯定不足,你看着吧,我是如何把他面前的三亿美金赢过来的。”

美智子撇嘴道:“那好啊,我在观众席上看着就是了。”她一摆手,两个随从来到近前,把两亿美金的支票收起来,放在密码箱内。

美智子优雅起身,柔声道:“林君,我看好你的,祝你成为新的世界赌王!”

文艺范美女白色连衣裙雪白肌肤优雅气质写真图片

林阳微笑着说:“那好吧,借你吉言。”

美智子离开赌桌,在一帮随从的簇拥下来到了不远处的观众席,紧盯着大屏幕。

对于东瀛女赌王的退赛,海魂王倒是觉得无所谓,竞争对手少了一个,距离他成为世界赌王又进了一步。

新的一局开始了,估计昂碧丝对美智子的预言很不服气,决定先把林阳淘汰了。

这位鹰国女赌王开始处处针对林阳,与之杠上了,却遭遇了滑铁卢,连输三局,让她愈发气恼,赌注逐渐加大。

又过了片刻,昂碧丝拿到了很大的牌,未免欣喜若狂,想要趁机翻盘,然而,林阳早就看穿了她的底牌,不跟了。

这位西洋美女气的要发疯了,面前的支票越来越少,随着又拿到了好牌,开始耐心的与林阳周旋,打起了心理战。

怎奈,无论你使出什么剂量,林阳都是看的真切,心里有谱,这一次终于跟了。

昂碧丝兴奋地孤注一掷,压上了剩余地八千万美金,却不料,竟然都输了,血本无归。

霎时间,昂碧丝懊恼不已,欲哭无泪。

距离美智子下场才半个小时而已,她输掉了一亿六千万美金,相当于所有积蓄都没了,简直太惨了。

当然,这位美女赌王倒是拿得起,放得下,无奈的起身离场,走向了观众席,倒要看看林阳能否走到最后。

眸中目光所及,瞥见了美智子幸灾乐祸的眼神,昂碧丝气的要死,却又不得不服气,人家看的很准,自己同时退赛就好了。

如今还剩下三位高手对决,分别为海魂王,林阳、还有银度赌王突尔,开始又一轮的较量。

林阳牌面不好,先放弃,此刻他面前堆积了近五亿美金的支票,收获颇丰,决定稳扎稳打,千万不能急躁。

海魂王和突尔互不相让,这一局涉及三亿美金,双方都是豁出去了。

亮牌之后,突尔赢了,兴奋地大呼小叫,满脸堆笑。

忽然,海魂王脸色阴沉的道:“你别动,我怀疑你作弊出老千。”

突尔脸色大变,气愤的叫道:“你不要输不起,血口喷人,你有什么证据……”

然而,话还没说完,便有赌场方面的数位高手快速上前,不顾突尔的拼命挣扎,把他按在赌桌上,从衣袖内搜出两张扑克牌,呈现给众人观看。周围传来愤怒的指责声音,大骂突尔不要脸,竟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出老千,海魂王轻描淡写的道:“按照本次大赛的规矩,刚才这局不但判定你输了,还得剁掉一只手,开

始吧。”

突尔吓得面无人色,一个劲的祈求海魂王放过他,怎奈,还是没能逃脱厄运,被赌场的人把他的手按在另一张赌桌上,举起斧头猛然剁下。

“啊……我的手断掉了!”

凄厉的惨叫声传出,血光飞溅,突尔的右手被剁掉了,疼的差点晕过去。

赌场工作人员将其拖出去,丢在了外面的台阶下方。

至此,还剩下两个人终极对决,分别为海魂王和林阳,每个人面前都堆积了数亿美金的支票,加起来总数为十亿美金。

众人都很意外,本以为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华国青年会被最先淘汰,却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进入了决赛,能与海魂王争取世界赌王的头衔,太厉害了。

海魂王仇恨的目光看向对面的青年,吩咐荷官道:“发牌!”

林阳眼神同样犀利,也凝视着这个老家伙,暗地里冷哼道:“该死的,咱们走着瞧吧。”

毫无疑问,林阳现在身处险地,无论是卡隆等赌场方面的人,还是黑龙王父女及一帮手下,都对他恨之入骨。尼莎秀眉紧蹙,紧盯着这个仇人,又瞥了眼容颜丑陋的卡隆,忽然间觉得,林阳又酷又帅又有能耐,比之卡隆要强出百倍,自己草率了,怎么会做出那样的承诺,岂不是

往火坑里跳吗?

忽然间,这位钛国第一美女改变了想法,又不想林阳被海魂王的人杀死了,否则,她就得嫁给卡隆,一辈子都不会幸福。

最后的两位赌术高手显得非常慎重,林阳仔细体会,觉察到了非同寻常,好像海魂王也能看到他的底牌,怎么回事?

林阳暗自运功,竟然听到海魂王耳中传出一丝丝的声音,若不是他体质特殊,功力极高,也是难以觉察。

那么,别人肯定更是不能发现。

显而易见,海魂王耳朵里暗藏了通讯设施,应该是非常微小的高科技耳机,而赌桌周围隐藏了许多针孔摄像头,无处不在。

负责监视的人员会通过耳机传递给海魂王,告知对手究竟什么底牌,便可以知己知彼,稳操胜券。

林阳一下子清楚了,然后,故作兴奋地亮出底牌,一声叫喊,“本少爷这把是顺子!”一缕真气随之涌过去,裹挟着声音直达海魂王耳朵里,噗,那部黄豆大小的耳机不堪肆虐,猛然间爆裂。